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余姚妇科医院哪家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02:21:3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余姚妇科医院哪家,北仑哪家医院好人流,北仑中医院无痛人流要多少钱,北仑哪家医院做人流收费低,慈溪人流医院哪所专业,北仑哪个医院做打胎最好,余姚人流比较专业的医院

本文来自豆瓣网友: 樱桃小独角

关注微信公众号“每日豆瓣”,回复“今晚我有空”,看看大家晚上都在看什么。

我的小学离家不远,就在我家的家属区里,是两栋三层的教学楼,楼前铺着柏油,支着几个篮球架子。楼后是个运动场,跑道上铺着细土,中间的空地上长满杂草。运动场旁边有几个单双杠,被铁锈染得红红的。

冬天学校浇冰场,上冻没多久,就看见一辆洒水车在跑道上绕圈。等冰冻结实了,体育老师就教我们滑冰。先在旱地上练习摆手,哈着腰,脚从一边跳到另一边。姿势练得差不多了,再换上冰刀上冰。有冰刀的同学穿自己的,早早下场练习。没冰刀的同学,可以在体育课上借冰刀。我没冰刀,总是磨磨蹭蹭得套上毛袜子,极不情愿的换上不知有多少人穿过的冰鞋。冰鞋总是不合脚,天气又冷得不得了,到最后也分不清脚上的疼是冰鞋挤得,还是冻得。但这些都还可以忍受,最让我讨厌的是,我从来没在冰上站稳过。每次都是信心百倍踏在冰上,每次都摔个狗啃冰。后来索性就一直跪在冰上,还要被体育老师念不要挡在跑道上,危险。每次我都盼望着早点下课,回教室,把冻透的脚放在暖气片上烤烤热。

夏天的体育课好很多。跑步什么的,我不在话下。虽然没在运动会上拿过跑步名次,但是至少有腿就可以跑,不用一直跪在跑道上。我比较怕的是练单双杠,老师让我们做绕杠循环,班上有个瘦瘦弱弱的女生,像个灵巧的小蝴蝶,十分轻盈的就可以单体一周。我胆子小,手臂也没力气,总是怕绕到半路,头朝下栽下来。每次几乎都是老师把我从杠子上翻过去。体育课踢足球最有意思。男生一伙,女生一伙,体育老师跟女生一伙。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体育老师拿球,和男生对抗,但女生也丝毫不懈怠,跟着球满场跑,也不管越不越位。如果刚好收到谁传过来的球,也要使出最大的力气踢出去。技巧是不能用脚尖,要用脚内侧,否则脚趾头要断掉。有次不小心,迎面被老师踢出的大力球从天砸中,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
我们每年都开两次运动会。冬天比赛滑冰,分成长短道几个项目,一节课工夫就比完了。外面又天寒地冻,比赛一结束,大家就哆哆嗦嗦回去了。我们都喜欢夏天的运动会,是一年中的大事。除了比赛的两天外,之前还要排练腰鼓或者走方块队。我没有什么音乐细胞,从来没被选上腰鼓队,但总是羡慕腰鼓队的女孩子们,有时也背着她们的腰鼓,敲敲打打,嘴上默念着“咚咚吧啦咚,咚咚吧啦咚,咚吧啦咚,咚吧啦咚”。敲腰鼓很讲究技巧,左右手动作要配合,敲在鼓身上什么位置,好像都有规矩。走方块队也有规矩,左右前后要保持一致,手上捏着个花环或者彩旗,走到主席台前,要一起喊“发展体育锻炼,增强人民体质。好好学习,锻炼身体。”绕场一周后,在操场中间的野草地里站好,等国旗班同学升旗,齐唱国歌。之后有校领导讲话,再之后就可以回到每个班级的指定位置,坐在自己带的小板凳上看运动会了。

夏天的运动会,项目多。除了传统的田径项目外,还有两人三足这种有趣的项目。我和好朋友,有次拿了这个项目的冠军,领到好像是一盒彩色铅笔作为奖励。赛前我们俩每天都约到操场上练习,默契到几乎我的右腿和她的左腿长在了一起。还有一年,女生组跑八百米,是当时女生赛制里最长的了。老师问了半天,也没人举手报名,后来是一个有点胖胖的姑娘说她来。比赛那天,我们在赛道的终点等着她,她没拿名次,但是我们都像迎接英雄一样把她迎回来。除了自己班的比赛我们好好看,其余时间就坐在操场边吃吃喝喝,和同学聊天说笑,当然还要抽空替班级写打油诗。“运动场上彩旗飘,运动健儿争英豪”,写好了送给主席台老师,如果被采用,就在广播上朗诵,班级也会加分。我很喜欢这种同学聚在一起的集体活动,每次运动会结束,看到零零落落拆散的主席台,都有点难过,默默拿“天下无不散的宴席”安慰自己,也不知道是从哪个电视剧里学来的。

一件更日常的集体活动是劳动课。每个人带着块小抹布,还有一沓旧报纸。我干得最多的是擦玻璃,不仅我们班的,还要打扫分担区的卫生。擦玻璃是个顶顶烦人的工作,用抹布擦,会留下水痕和抹布上的小毛毛,所以还要用报纸使劲蹭,蹭到透亮为止。我们班当时在三楼,所以一个同学擦,一个同学还要在下面抱着腿,怕一不小心栽下去。有一年的劳动课赶上植树节,学校安排我们一人带一把铁锹,从老师那领一棵小树苗,在学校楼前画好的地方挖坑。三月初的东北,虽然暖和了,但大地还是冻得硬邦邦的。我们力气小,一把铁锹铲下去,整个人立在上面跳,也翘不起一片土。后来有个学校领导来帮忙,接过我们铁锹,三下五除二就挖好了,又去帮下一组同学。我们赶紧把树苗插进去,匆匆埋上土,拍了又拍,生怕树苗站不稳,风一吹就倒了。后来那排小树竟然奇迹般的活了,到了夏天绿油油的冒出新叶。也不知道后来学校又找人重新种过没有。

除了劳动课,我最喜欢的是美术课和数学课。几乎当时市面上能买到的一切美术材料,我们都在课上尝试了一通。简笔画是最经常画的,还尝试过画素描,细细的用铅笔打阴影,体会老师说的渐变的感觉。也画过水彩画,那时候有套熊猫水彩,几乎每个小学生都有,一般是十二色的,谁要有套二十四色的,老幸福了。我最满意的是照着美术书画了幅抱鲤鱼的娃娃,一直细心的收藏了多年,可惜搬家的时候不知道丢到哪里。雕塑也尝试过,还是爸妈领着我和好朋友,去郊外挖的黄土。那天天气好的不得了,傍晚的阳光斜扫过原野,也温暖的笼着我们。我和好朋友为这趟远足兴奋不已,一路说笑个不停。后来用黄土捏了两个小人,趴在草地上,翘着腿,面对面笑着。我给小人上了色,把草地染得绿绿的。后来黄土干了,草地裂成两半,我也舍不得扔掉。

喜欢数学课,是因为班上的一个小男生。那个小男生很聪明,数学特别好,有个哥哥在清华上学。我们的数学老师喜欢在课上留练习,看谁能最快做完。我们谁都想当那个第一名,为此不惜前一天在家把课本上的知识点全都自学完,再把书后练习题都做一遍。这个小男生还有一个独门绝技,他的舌头能伸出来够到鼻尖。他妈妈和我妈妈都在技校上班,有时候教研室里的其他老师就逗他表演舌头够鼻尖。每次都把大伙笑得乐不可支。

语文课也喜欢,每次发了新课本,我都爱惜的央求爸爸包上书皮,再从头到尾把语文课本里的课文都读一遍。爸爸包的书皮很特别,他也用旧挂历,但会在每个角上加一个三角形的书角,这样更不容易卷边。我最不喜欢音乐课。我五音不全,很怕老师让我们一个一个站在台前唱歌。吹口琴也怕,总是找不到孔,用皮筋每隔一个孔做个标记。吹一堂课,会因为氧气不够头昏昏的。音乐课还要自己写旋律,我哪里会。在五线谱上乱标一气,拿给老师充数,没想到老师居然说有点新疆民歌的调调。

我们下午只上两节课,放学也没有什么补习班。同学大都是留在班级或者校园里一起打扫卫生,或者玩。那时候我们都还懵懵懂懂,却也有了暗暗喜欢的对象,女生聚在一起,总会害羞的分析谁谁谁是不是喜欢谁谁谁。当时班级里有一个成绩好还帅帅的男生,也有一个成绩好长得也美的女生。我们玩的时候,总是把他们有意无意凑在一起。我也不知道从谁那听说,那个舌头够鼻尖的男生喜欢我,我也暗暗留意他。那时候很流行一种戒指糖,在塑料戒指上黏一块糖,像个大红宝石。有次他买了一颗,在我身边晃来晃去。我很怕他突然对我表白,手足无措的害羞,拉着我的好朋友一路小跑回家。后来我忍不住跟妈妈讲了,妈妈说“你们还太小,只是喜欢,不是爱”。爱是什么?我还没来得及搞懂,就要小学毕业了,大家会上不同的初中。离别的忧伤,早就淹没了搞不懂的幽幽情愫。

毕业那年的元旦联欢晚会,我们特别重视,因为是最后一次。小时候看最后一次,总是重的。我们提前一个月开始准备,和老师去萨尔图的批发市场买了彩带和拉花,还有刚刚流行起来的泡沫喷雾。黑板报也要提前想好,在草纸上修改了不知多少遍。排练节目是大事中的大事,每天放学,大家就在一起叽叽咕咕的商量个不停。东北冬天三四点天就黑了,我们排练到外面黑漆漆的,总是是舍不得走。后来三五个人一伙走在呜压压的冷风中,还在热火朝天的商量着,笑声盖过风声。我和最要好的好朋友一起排练两人的合唱,是《萍聚》。开头先一人唱两句,从舞台两边一边唱,一边向中间汇合。后来的两句,手拉着手,连晃荡的方向都是事先商量好的。因为练得太多遍了,连我五音不全都听不太出来。等到了真正演出的那天,所有的节目我们都事先看过不知多少遍,但还是笑得那么开心。

不管怎么留恋,还是到了毕业的时候。我们互送彼此照片,在同学录上写上长长的留言,祝福的话说了又说,还是不舍。照毕业照的那天,结束后我们去野餐。在学校不远的一个废弃的小公园里。每个人带着自己喜欢的饭菜,在公园的空地上铺着桌布,大快朵颐。有个船型的大秋千,班级的女生坐在里面,男生在外面悠。我们唱了好多歌,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《当》,还有《萍聚》。

“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,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。

不必费心地彼此约束,更不需要言语的承诺。

只要我们曾经拥有过,对你我来讲已经足够。

人的一生有许多回忆,只愿你的追忆有个我。”

小学就这么毕业了。

这个系列的其他文章:

东北食物(上)

东北食物(下)

姥姥家

逛商场

澡堂

妈妈的小卖店

逛书店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奉化做好人流医院